笔趣阁_笔趣阁小说网_笔趣阁小说阅读网_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娱乐之妹妹是少时 > 《娱乐之妹妹是少时》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审讯室里的故事
    “黄泰民先生,请问在2o1o年3月11日上午1o点到11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警员李林甫坐在leo的对面,尽量用比较友善的语气提问。

    当胜妍和很多人担心leo的时候,他正在尔市阳川区警察署一间昏暗的审讯室里,因为只是带回来调查,而没有检察官签署的拘捕令,所以leo免于被拷的境地。不过审讯室里的环境的确不太好。只有1o个平方不到的审讯室,顶上有着一盏白炽灯,但似乎是使用的时间太长了,灯光没有一丝明亮的感觉,而显得十分的昏暗。审讯室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唯一存在的就是leo屁股底下和对面两个警员所做的凳子,中间由一张桌子隔开,桌子上放着一些稿件和一盏台灯。正对着leo也就是审讯室大门上面有着一台摄像机,它会忠实的将审讯室里生的一切记录下来,作为有可能的日后证据,不过似乎leo并没有看到摄像机边上显示开启的红灯亮起,很显然,这只是一个摆设。

    “对不起,这事有些久远了,我记不太清楚了。”leo摆出一副轻松的表情,在进审讯室之前,他已经给俩个人打去了电话,他相信很快,那边的人就会到阳川警察署来带他出来。

    “混蛋,你是故意的吗?”从一开始就对leo表现出明显敌意的吴景善龇牙咧嘴的对着leo吼道,似乎是被leo漫不经心的表情给激怒了,就像是一头愤怒的公狗嘶吠着。

    “吴警官,请你注意你的言语。”李林甫听到身边同事的怒吼,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出声提示。

    李林甫一直都很看不起吴景善这个人,仗着有个在检察院上班的父亲,据说还是检察机关里排名很靠前的几位之一。在警察署里常常是一副少爷做派,但实际上就是一个草包,一点用都没有,常常流连于各种夜店,只会吓吓小混混或者是借着职务之便,调戏一下小太妹,警察署为此收到了不少关于他的投诉,但是受限于他父亲的影响力,所以一直都是包庇着他。可谓是警察署里的毒瘤,一个败类。

    而李林甫则不同,他是一位很有抱负有理想有着高度的职业素养的警员,他自从当上了警员之后,每次的任务都是身先士卒,同时在课余的时间也不忘自己的学习,励志要通过司法考试成为一名光荣的检察官。

    (韩国的检察官是个很重要也很光荣的职业,与此同时,一名检察官也拥有着十分强大的权利。主要职权有:1侦查犯罪,决定公诉;2指挥与监督对犯罪侦查的司法警察;3向法院请求法律的合理适用;4指挥与监督裁判的执行;5指挥与监督对国家为当事人或参加人的诉讼与行政诉讼的执行;6根据其他法令,具有属于其职权范围内的其他权力。

    同时,韩国的检察官还具有高度自由且独立的能力,也就是说一但某项案件交由一位检察官负责,那么这位检察官就有权力对嫌疑人的拘留与免予拘留、起诉与免予起诉的决定,而他的上级只能给予参考意见,而不能对主检察官做出的决定推翻或者是质疑。所以,如果你在韩国得罪了一名检察官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你惨了,如果你被对方记恨上了的话,说不定某天你就会在网上看到自己的照片贴在一堆被通缉的人群里,当你被抓获关了几天后,才会有一名检察官的助理书记员过来将你放出来,然后轻描淡写的对你说一句对不起他们搞错人了。)

    吴景善被李林甫这么一说,愤恨的瞪了leo一眼,然后丢下一句“我出去喝杯咖啡。”郁闷的走出了审讯室。

    “看来那个家伙很不受欢迎吗?!”leo惬意的翘着二郎腿,看着吴景善出门的背影吹了一个口哨。

    “黄泰民先生,请你端正自己的态度,你现在是在阳川警察署里,而不是你家客厅,请你将腿放下。”李林甫盯着leo的腿看了一眼,依旧是和颜的对着leo说道,同时最后加了一句。“你说的没错,他的确很让人讨厌。”

    “看来在这点上我们能达成共识。”leo的嘴角向上扬了扬。

    “黄泰民先生,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请问在在2o1o年3月11日上午1o点到11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李林甫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好吧,我知道你是不是想说我那天当众狠狠的揍了李载勋那个家伙一顿,然后那个家伙拿着一份伤情报告,找到了你们,说要控告我故意伤害?”leo缓慢的语气却让李林甫没由的有些惊讶,看来眼前的家伙和他以前接触的那些小混混或者是黑社会成员有着明显的不同。

    “黄泰民先生,你说的差不多,但是我要更正的是,拿着验伤报告来的并不是李载勋先生,而是躺在医院里的柳明政先生报的警,由于前两天你一直在国外,所以我们今天才找到你,带你回来进行协助调查。”李林甫略带机械的语言却让leo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当天leo下的手的确有些重,可能会让柳明政那个家伙断几根肋骨吧,如果严格的来说,leo的确是故意伤人了。

    “问出什么来了吗?”从外面回来的吴景善,拿起桌上的审讯记录翻看了起来,或许是李林甫和leo聊得有些投机,李林甫罕见的犯了一次失误,没有将leo刚刚的话记录下来,其实也不能怪他,谁让一开始话语的主动权就让leo给抢走了,后面的李林甫只有跟着他的话语思路来,这样怎么能提问?

    “混蛋,李警官,你是怎么回事?这家伙还没交供吗?看来不给他来点实际的,他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进来!”说着吴景善摞着袖子,从背后掏出一副手铐,面色狰狞的向着leo走去。

    “吴警官!你要干什么!”李林甫知道,吴景善这个耐心为零,智商也为零的家伙已经失去了理智,以前也听说过吴景善这个人虐打嫌疑犯的事情,但以前李林甫没有和这个家伙合作过,所以他不是很了解,但接下来生的一切,让李林甫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拿着手铐,向leo逼近的李林甫带着狞笑,抬起手,就像将leo的双手铐起来。说时迟那时快,leo突然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一个反手剪架住了吴景善的胳膊,然后迅的夺下吴景善手中的手铐,动作麻利的将手铐铐在了吴景善的手中,那熟练的动作,让李林甫不由的对leo以前的工作产生了好奇。

    吴景善现他被自己的手铐铐起来来了,第一反应就是挣扎,企图挣脱手铐,但是他越是挣脱,手铐就越紧,嘴里还不住的叫嚷着:“混蛋,我还要多告你一条袭警,我要让你把牢底坐穿。该死的,李警官快将我的手铐拿下来。”

    这边李林甫还没有行动,那边leo就又坐了下来,理了理他的西装。“吴警官,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的国籍并不是韩国籍,而是美国籍,也就是说你是没有权力随意的给一个没有证据也没有定罪的美国公民戴上手铐,除非你想引起美韩的外交纠纷,不过我想那也是你一个小小的警员所承担不起的吧!”leo慢条斯理的话,让对面坐着的李林甫都不由的想拍手,滴水不漏,如果吴景善真的这么做了,而最后leo被证明是无罪的话,那么吴景善的一系列行为很有可能让韩国处于不利的局面,同时作为与他搭档的自己也逃不掉最后的惩罚,这一刻李林甫的心中竟然升起一种leo铐了吴景善的行为是正确的心理。

    leo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抬起头,不屑的眼光扫过吴景善。“你不要想用那本书垫着,然后猛锤或者是拿强光直接照射眼睛的这些招数来对待我,我的口袋里就有一只录音笔,如果我收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它将忠实的记录下来,而不是像你们头上那个完全没有通电的摆设。从现在开始,到我的律师来之前,我是不会说一句话的,同时我也希望李林甫警官能向你的上级汇报,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家伙。”说完leo就像一个入定的老僧坐在那,半眯着眼。忽然leo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很像以前在国际刑警的时候,一些黑社会或者是帮派老大在被捕后,他所见到的样子,leo不由的有些自嘲,曾经的国际刑警现在却被人像是罪犯一样来对待。

    “混蛋!”吴景善看到leo那个满不在乎的表情,抬腿就向leo踹去。

    但是他一把就被李林甫抱着,虽然leo刚刚那个样子很气人,但是良好的职业操守还是让李林甫在一瞬间做出来正确的决定。“吴警官,请你震惊,你不能这样对待黄泰民先生,你是在损害我们警队的荣誉。”

    草包吴景善哪是跆拳道黑带五段的李林甫的对手,几下就被李林甫给拽出了审讯室从他身上摸出了钥匙,然后给他拿下的手铐,这个时候,leo口中的律师终于抵达了阳川警察署。